同样的新冠病毒下,各国死亡率为何相去甚远?
来源:同样的新冠病毒下,各国死亡率为何相去甚远?发稿时间:2020-03-29 08:09:13


另一位医生说,他们都一次只预约上前线一周。“没有个人防护设备,没有因公殉职补贴,再加上缺少明确的领导和指导,让我觉得仿佛是自由落体一般。”

李长青律师认为,该案存在诸多疑点:投毒动机说法多变,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吴春红投毒。同时,投毒现场未提取到任何与吴春红有关的证据。自2004年入狱以来,吴春红本人一直喊冤并持续申诉。

“我们都愿意去帮助病人,但综合权衡后,我要是不幸去世而家人还要陷入财务危机,这太令人心碎了。几乎可以肯定我将减少面对面的工作时长。”

2018年9月,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决定,认定吴春红犯故意杀人罪的证据不确实、不充分,指令河南高院进行再审;2019年10月24日,该案在吴春红服刑的浙江省金华监狱再审开庭。

2008年10月,商丘中院判处吴春红无期徒刑,河南高院于次年7月维持该判决。

DAUK组织者、急诊医生巴特罗登认为,那些刚刚退休又返岗、走上抗疫前线的高龄医生们,本身就属于高危人群,却被强迫离开NHS养老金系统、得不到因公殉职补贴,这是“道德上不可原谅的”。

不过《卫报》29日报道,英国数百名医生表示,由于担心养老金政策导致工作中殉职、家人却得不到妥善补贴,他们更不愿意增加工时、甚至不愿返回疫情前线。

如果是社区医生(GP locum),只有在缴纳养老金期间殉职才能得到补贴。

对因公殉职补贴的担忧妨碍医生们前往抗疫前线 截图:《卫报》

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案件资料亦显示,该案第四次开庭前,商丘中院相关负责人曾向受害者家属王战胜解释:“存在的主要问题是,吴春红供述的老鼠药的药包未找到,吴春红供述放毒药的裤子已提取,但未检出毒鼠强,而认定吴春红杀人的直接证据,只有他自己的供述,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证据。因此,本案主要证据存在欠缺之处。”